平静随和的性格2019iyiou

2019-05-14 19:15:07 来源: 威海信息港

苹果公司设计总监乔尼艾维(Jony Ive)日前接受了美国时尚杂志《VOGUE》罗伯特沙利文(Robert Sullivan)的专访,其中谈到了自己在苹果的成长、与乔布斯的关系以及在设计苹果智能手表Apple Watch时的一些鲜为人知的事情等等。以下是访谈文章的主要内容。

当我在苹果公司总部次看到艾维的时候,他穿着一件非常普通的蓝色Doger T恤衫和一条白色工装裤与同事聊天,看起来简单整洁,这位曾经为我们带来iMac、iPad和Apple Watch等产品的苹果设计总监留着极短的头发和经过精心修剪的胡子,他个头并不高,但看起来却相当魁梧,有点橄榄球运动员的范儿。艾维给人的感觉非常随和,会在与你聊天的时候注意倾听,然后不住地点头。

平静随和的性格

艾维的性格比较平静,就如同苹果的总部园区一样。由于地处加州库布蒂诺无限循环路1号(1 Infinite Loop),所以多少有些禅宗的感觉。与苹果的产品线一样,苹果总部的配色也以白色为主,整体风格简约自然,白色的餐厅就像是一家SPA一样豪华,而院子里摆放的有机牛排、新鲜咖喱和加州辣酱等食品更是吸引着苹果员工来到户外享受新鲜空气。苹果总部的白色让人感受到一种纯净和专注,我们也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开始了对艾维更深的认识。

餐厅的南侧是一个小型的圆形剧场,这个剧场与苹果的发展历史息息相关。2011年,乔布斯的追悼会就曾在这里举行,当时酷玩乐队(Coldplay)在剧场的舞台上进行表演,而艾维也在那个舞台上对乔布斯进行了追忆。实际上艾维很少接受采访,公开演讲更是少之又少,但作为自己一生的挚友,艾维还是走上了舞台,这可能也正是乔布斯在生前将艾维称作是精神伴侣的主要原因吧。

我认为,他比任何人都更明白创意的强大之处,艾维当时对哀悼者们说道,但大部分想法在初阶段都是脆弱而不成体系的。

此外,当乔布斯在1997年回归苹果时,他就已经深刻意识到时年只有20多岁的艾维不仅能帮助他打造出前卫、热门的产品,而且还善于组建和协调团队。艾维像一把锋利的刀子一样坚强不屈,但同时又不缺乏灵活性。为重要的是,他与乔布斯一样对东西有着极高的热情,我喜欢亲自动手做东西。他说道。

视设计为生命

身为苹果公司的设计总监,来自伦敦东北部的艾维是这家全球的消费电子公司的秘密武器。艾维始终对木工情有独钟,同时他还认为设计师应当把设计才华保留在后台,并在那里做出的东西。说出来可能有些奇怪,他说道,我认为设计的境界就是让人们感觉不到设计的存在。

当你与艾维坐在一起聊天时,他会变得比较健谈。他在回答问题前往往会习惯性地停顿一下,然后再笑着说: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会比较模糊我们在一个白色的房间里进行了对话,屋内放了一台与整体风格不太搭调的黑色电视机,不过这本身也引发了一个话题:苹果何时生产电视?或者,苹果计划用什么产品来替代电视?

值得注意的是,艾维在采访开始关闭了的铃声和震动,他希望能够在整个采访过程中保持专注。他拿了一个白色的水杯,身上除了iPhone外,只有一副由好友马克纽森(Marc Newson)设计的老花镜挂在T恤正面,显得简单精致,整洁透亮。我希望能将自己的所思所想更加准确地表达出来,他在谈及自己作为一名设计师所怀抱的雄心时这样说道,但你需要明白的是,有时候这是没什么合乎理性的方法可言的。

艾维对设计类的博客非常痴迷,那些站就像对待罗马教廷一样紧盯着苹果的一举一动,不管是流言还是产品谍照都不放过,同时他们还经常对苹果未来的产品发展方向进行预测等等。其中有一个博客甚至还臆想出了这样一番景象,如果让艾维设计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那么会是什么样子:让艾维重新设计高速公路上的标识、可口可乐、太阳能系统通过媒体的报道,你可能见过艾维的各种报道,比如在白宫领取设计奖,在伦敦接受骑士爵位,在旧金山与雅虎CEO玛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和诸多硅谷高管一起晚餐等等,但实际上艾维的常态仍然是在苹果总部专心致志地工作。

苹果的设计工作室的保密性非常高,潜入这个区域的难度恐怕比混进朝鲜内阁会议还要困难。虽然里面的员工并不多,但却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工具、材料和加工设备。有报道称就连艾维的妻子和他的两个双胞胎儿子都没有进去过,艾维甚至都不会告诉妻子他在干什么。工作室的窗户被染上了各种颜色,屋子里播放着员工们喜欢的电子音乐,艾维认为这是必不可少的,我在写东西时喜欢安静,但在设计时,却受不了安静的气氛。艾维说道。还有一种说法是苹果的设计团队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当乔布斯突然闯进来时,他们会放下手头的工作,然后把音乐的音量调高来压过乔布斯的怒吼声,尽量避免大家因此而分心。

加入苹果前后

1985年,当乔布斯由于公司内斗而被迫离开苹果时,艾维还只是英格兰一家设计学校的学生,由于自己不擅长用电脑,他还经常为此而自责。这是不是有些奇怪?艾维说道,如果你尝到一种食物的味道比较怪,就会认为是食物坏掉了。但出于某些原因,如果我们难以学会如何使用某个东西,就会觉得是不是自己出了问题。

尽管起初遇到了一些障碍,但艾维似乎天生对工业设计有着独到的理解。他在伦敦市郊临近埃平森林(Epping Forest)的Chingford地区长大,那里对于喜欢在树林里玩耍的城市孩子来说是个之地。艾维的父亲迈克尔艾维(Michael Ive)是一位银匠,而祖父则是一名工程师。当艾维还是个孩子时,他的父亲就曾帮助英国政府开发并制订了与设计学相关的教育标准,而在与艾维一起制作各种东西时(如平底雪橇),他的父亲往往会让他先画出设计图,然后再动手制作。而在谈及自己所设计的木屋时,我会做得与众不同,如今已经在全球设计界举足轻重的艾维说道,他的眼睛里此时透出了亮光,让人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艾维在高中时学习了雕塑和化学,而在1985年,他被纽卡斯尔理工学院的一个设计项目录取。在那里,他以极度关注细节而著称,期间他制作了数十个助听器模型供聋哑儿童和老师使用。艾维在毕业之后进入一家名叫Tangerine的小型设计咨询公司。随后他为苹果公司设计的一个项目深得对方的高度认可,而苹果也在1992年将他招致麾下。

然而5年后,处于崩溃边缘的苹果已经让艾维失望至极,不过也正是这个时候,乔布斯重返苹果。在许多人看来,是乔布斯成就了艾维。而根据艾维的回忆,乔布斯与他可以说是相见恨晚,我们当时在会议上向他展示了大家正在制作的东西,艾维说道,就这样一拍即合了。乔布斯当时对艾维谈到的孤独感颇为赞同,当你感觉你看待世界的方式相当奇特时,就会有一种被放逐的孤独感,艾维笑着说道,我觉得我们两个人对设计有着相同的看法。

在设计评论家看来,乔布斯与艾维的合作是产品设计黄金时代到来的一大标志,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生产型企业开始意识到消费者愿意为的生产工艺掏更多的钱。乔布斯和艾维在产品设计上有着相同的理念,他们都觉得电脑没有必要非得像NASA的东西那样充满科技感,比如被消费者热捧的糖果色iMac就让人感觉是个迷人的朋友,它不仅是一款充满革命性的科技产品,同时也平易近人男女通吃。我们希望创造的是新颖而富有创意的产品和想法,艾维说道,但与此同时,这些产品还要能为消费者带来一些亲近感。

在iMac之后,苹果又将磨砂钛金属外壳带到了笔记本电脑上,随后又推出了纯白色的笔记本。苹果将电脑和媒体设备视为是一种工具,而不只是一个塞满电线和内存的盒子。再后来,苹果又为人们带来了iPod和iPhone,这两款充满魔力的产品让许多消费者为之着迷,也在苹果发展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为苹果设计产品的过程中,艾维始终相信两点:(1)的设计能够创造市场;(2)真正重要的是创意。这也带出了艾维职业生涯中的另外一对矛盾,在现如今相对比较杂乱的文化环境中,当点击量和点赞数在价值上逐渐超越内容本身时,纯净思想的价值反而会显得越来越高。我觉得目前纯净和独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重要,艾维说道,所以不要再单纯地通过焦点小组来获得终的结果了。在艾维的团队中,开发理念和制作原型作品占据着重要地位,这是一个我已经练习了几十年的流程,现在我仍然觉得这是产品设计所必须的,他说道。

低调的为人处世之道

艾维的作品已经对我们的生活产生了巨大影响,这不仅体现在经济方面,也体现在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方式上。与如此高调的作品形成鲜明对比的,艾维的日常生活却格外低调。尽管他在互联爆发的时代扮演了核心角色,但艾维却是一个几乎不为人知的英国人,艾维的好友、香港商人大卫唐(David Tang)说道,外界很少议论关于他的事情,这在硅谷社交圈算是比较反常的。科技界的成功人士往往个性十足,同时很喜欢谈论自己获得的成就,艾维的好友、企业家邻居特雷弗特雷纳(Trevor Traina)说道,但艾维很是谦虚,同时很注重保护自己的隐私,他很少提及自己那些辉煌的成绩。

艾维与妻儿一同住在Pacific Heights地区,我的妻子是一位作家,艾维说道,她是个极富创造力的人,我们在高中时相识,在我21岁时我们结婚了,如今我已经47岁,如此长的婚姻是不是很酷?艾维夫妇的房子是两年前斥资1700万美元购买的,由知名建筑公司Polk Co开发建造。

与他的父亲一样,艾维也很喜欢待在家里。我的儿子们只有10岁,我喜欢花时间和他们一起动手绘制和制作一些东西,我的意思是制作真实的东西,而不是虚拟的。他说道。一直比较和蔼的艾维在说道这个话题时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他认为如今大部分设计学校都在逐渐远离传统的技能教育,而这种教育模式明显是误人子弟,我觉得学生们很有必要学会如何亲手去绘制和制作东西,他说道,只有通过亲手体验到了操作和转化的过程,才能获得为直观的理解力。

也许正是这种亲自动手的理念,让艾维成了一位非常接地气的设计师。他不会被任何迷人的外表所迷惑,大卫唐说说道,在他近一次过生日的时候,他收到了两个精雕细琢的木箱,里面装着由艾维亲自设计的烟灰缸(大卫唐喜欢抽烟),而这些烟灰缸所用的材料与下一代iPhone相同,感觉它们就像是来自《太空漫游》,他说道。艾维特别喜欢那些在他的指尖上诞生的各种创意,当英国老牌儿童节目《蓝彼得》(Blue Peter,以鼓励儿童设计真实物品见长)向他授予该节目的荣誉蓝彼得金质奖章时,他感到无比荣幸。作为回报,艾维随后还用一台Mikron HSM 600U高速铣削机花了10个小时做了一个大号的蓝彼得铝制奖章。

对细节的关注

艾维对细节的关注在他的朋友圈里是出了名的。特雷纳曾经开玩笑说,他无法想象充当艾维供应商的感受,因为什么事情都逃不过他的眼睛,有一次我给他看了一块我父亲留下的生产于上世纪20年代的卡地亚怀表,上面镶有水晶、白金和钻石,特雷纳回忆道,结果他在瞄了一眼之后就提到了水晶的切割方法,而我压根就没有关注过这些东西。

实际上,艾维的个人设计品味多种多样,他喜欢卡斯蒂格里尼兄弟设计的史努比台灯,也喜欢英国服装品牌Thomas Mahon为他定制的套装(通常会穿着出席慈善晚宴),同时他还是旧金山扶贫组织Tipping Point Community的联合主席。艾维家中有阿斯顿马丁、宾利和路虎等豪车,但不管开什么车,原本45分钟的通勤时间如今都被延长到了一个半小时。艾维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去度假,通常会是伦敦,在伦敦的Claridge酒店订上一间套房,然后一家人前去拜访他的设计师朋友马克纽森(这位澳大利亚设计师曾重新设计过多种东西,包括汽车、家具、餐馆以及澳洲航空的头等舱等等)。

在艾维与纽森一起放松时,他们会尽量把工作抛在一边(这对于负责设计的产品而言是很难做到的)。当这两位设计师一道出去喝上一杯时,难免会对周边各种糟糕的设计发表看法。纽森表示,他们讨厌那些比较糟糕的设计,比如缺乏美感的美国汽车。同时,他们也都十分热衷于慈善事业,近还帮助好友波诺(Bono)筹备了一场与艾滋病有关的慈善拍卖,拍品中就包括一台由纽森和艾维共同设计的莱卡相机。如今他们二人的合作关系已经更近了一步,因为纽森已经正式加盟艾维的设计团队,主要从事一些特别项目的设计工作。

他们俩就像一对异卵双胞胎,波诺开玩笑说道,艾维和纽森是志趣相投的两个人。波诺首次见到艾维还是乔布斯委派他到爱尔兰的一个酒吧参加U2与苹果iPod的联合推广活动,乔尼是个很严肃的人,他说道,但跟他在一起却很开心,因为在与他喝酒时,就感觉像是在与未来对饮,这实在是太酷了,只不过任何时候他都不会告诉你他们的真正计划的。

Apple Watch:呕心沥血之作

感觉不错,对吧?当我第二次来到苹果总部时,艾维终于向我展示了Apple Watch。这是一款属于极客的智能手表,其所内置的应用所拥有的强大功能远远超过那些劳力士手表佩戴者的想象。当艾维把它展示给我的时候(在苹果的官方发布会数周之前),我们身处的房间周围都有保安把守,感觉就像是在讨论国家机密。但尽管面临种种压力,艾维还是真心希望你去真真正正地触摸、感受和体验Apple Watch的独特魅力。如果你想对Apple Watch的重量发表评论,艾维会点头表示同意,因为它使用了真材实料,他相当自豪地说道,随后他又向我展示了表带上的磁铁和搭扣设计,这也是他本人非常喜爱的一种设计。

当我们坐下来刚刚开始进行谈话时,艾维似乎不太愿意正面回应为何会在Apple Watch上耗费3年的时间。用3年的时间开发一款产品会让人感觉很是奇怪的,他摇着头说道,随后他又向我讲述了从钟表到手表的发展轨迹:从巴伐利亚广场的公共时钟到皇家专用钟表,从军用计时器到二十世纪初手表的诞生。当人们在挣扎是否要佩戴这个难以置信强大的技术产品的时候,又是一番很迷人的景象,艾维说道,智能已经让手表变得可有可无,而他希望能够重新找到这种平衡。

Apple Watch一共有三个版本,从高雅奢华的表到颜色亮丽的运动表。在手表的背面,LED灯透过蓝宝石玻璃背盖发出光线,再由光电二极管将这些光线转化成信号,通过算法计算出佩戴者的心率。Apple Watch上的所有数据均能与iPhone进行同步,从而使手表变成日常科技产品的中控台。它不仅可以监测佩戴者的心率,而且还能使用Siri收发信息,甚至能够在Apple Watch的支持下实现无比方便的点击支付。在有了这样一款产品之后,苹果的主战场将会在从桌面转移到口袋后,又跳转到我们的手腕上来细致入微地感受我们的脉搏。

从Apple Watch可以看出,艾维目前为重视仍然是产品设计,技术在他眼中只能排在第二位。Apple Watch是一款充满美感的产品,即便是那些对电子产品不感冒的人也会喜欢上它。这也正是我们一直都在做的,艾维说道,也就是始终追求纯粹和简约。

除了Apple Watch与的连接方式外,艾维对这款手表与其他人的连接方式也颇感兴趣。你知道技术抑制那些细致入微的通讯方式的频率有多高吗?他问道,这个问题其实也始终困扰着他自己,他所制作的工具究竟是在改善世界,还是在抑制人性?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研究这种比较特殊的内部机制,随后为其加入了内置的扬声器,他一边说一边展示给我看。用户可以从Apple Watch 的通讯录中选择一个同样佩戴Apple Watch的人,然后把你的脉搏传送给他,他可以感受到这种轻柔的跳动,艾维说道,而你也可以感受到我的心跳声,我想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功能,未来有望成为一种非常优雅的沟通方式。

当然,这究竟是一项值得肯定的功能,还是会对用户的注意力形成分散或干扰,目前还不得而知。但不管怎样,艾维终还是带着他的这款神秘作品,走出守卫森严的工作室,穿过亮白色的走廊,在苹果的新品发布会上将其展示给盼望已久的人们。

采访结束之后,当我看着艾维渐渐远去的背影,我回忆起他私下里向我展示Apple Watch时的情景以及他让我仔细倾听表带脱离又重新扣上时的声音,你只要按一下这个按钮,表带就自动打开,这是相当不可思议的,他说道,随后他会习惯性地停顿一下,仔细倾听一下这个美妙的咔嚓声,当时他几乎是在我的耳边说出这句话的,随后他又语调轻柔、无比缓慢地说出了万分美妙这个词,仿佛他想把这个词烙到我的记忆中似的。这或许正是艾维为伟大的成就,并不是让你随时随地收发自己的电邮,而是让你停下来关注这样一个普通人都会忽视掉的产品细节。

魔急便携手滴滴出行出租车上卖零食
2008年嘉兴智慧物流企业
2016年台湾体育战略投资企业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