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菊花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0:56:12 来源: 威海信息港

野菊花:野菊是一个多型性的种,有许多生态的、地理的或生态地理的居群,表现出体态、叶形、叶序、伞房花序式样以及茎叶毛被性等诸特征上的极大的多样性。  在世人的眼里,野菊花或许不能称其为花,只能算作山间恣意生长的野草。它只能没有选择地只能生长在乱石丛中,从石缝的罅隙间寻找生存的空间。因是花属野草,它没有资格堂而皇之地长在花园里;因为低贱,它更不能像那些富丽典雅、飘逸舒展、名贵稀有的菊花一样得到花匠细心呵护,它登不得大雅之堂。年复一年,它孤寂地与自然界的苦难抗争着,土壤贫瘠、干旱、疾病、虫灾、野火甚或是小孩子无心的攀折、农人厌弃地铲除……无不威胁着它的生存,然而它还是一季季地开着,提醒着人们,即使是在深秋,她依然默默地赋予大自然以极富魅力的神韵。    一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  要离看着飞过的大雁,他看着远飞的大雁,感叹着说道。  两名渔夫听见了,笑着说:“要离,又做你的春秋大梦么?”  “肤浅……”要离看了一眼哄笑着的两名渔夫笑了,低下头重新收拾着他的渔网。  我总感觉他似乎并不是在收拾渔网,因为他几乎都将渔网弄乱了,却又任由渔网继续乱下去。我虽然看着,但我不敢打扰他,因为他对别人很合善,对我和宝儿却是异常的严厉。  “我先回去了!”洗完衣服后,我端着木盆对他说道。要离没有回话,依旧继续收拾着渔网。我也不等他说话,就端着木盆回去了。  沿着河岸,穿过树林,我回到了家里。回到家后,我就开始准备着晚饭。  吃什么呢?除了鱼,还是鱼,这几天除了吃鱼,仿佛再没有什么别的吃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这两天打的鱼少,也没有多余的拿到集市上去换米。弄得家里异常的紧凑了起来,可是他还是像疯子一样,想着那所谓的扬名……  作为一个妇道人家,我原本不想管他的那些心事。可作为一个七八岁孩子的娘,我就不得不为着孩子的生活与健康着想。天天鱼、顿顿汤,除了我在地里采的野菜,再也没有吃过其他的东西。  家里一片寒酸,可谓是家徒四壁,除了一些日用的东西,就只有他打鱼钓鱼的用具了。就连我,连一两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  依旧还是鱼,依旧还是鱼汤。我做好后,便等待着他的归来。可是直到天黑了,他都还没有回来,宝儿早已经饿得直叫娘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只得在门口来回踱着步,期盼着他尽早回来,好让饥饿的宝儿和我早一点喝上鱼汤。  “娘,我饿……”  “宝儿听话,再等一等你爹就回来了!”我一边宽慰着宝儿,一边看着门前的草路。说实话,住在这里我是害怕的,这里除了树林草丛,就没有别的了。可是当时的他,却说什么“穷居闹市又何防,富居深山又何常?”我不知道什么意思,我只知道嫁给他了,就一切听从他的安排。  当我回头的时候,看到宝儿偷吃了一口汤,就连忙跑了上去,一把打在他的手上骂道:“你这孩子,说了让你等爹回来,你怎么不听话呢?”  “可是爹怎么还不回来?”  “……”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因为他的行踪向来不和我说,我也向来不敢问,我只知道他是一个刺客,一个当下的拼死刺客。  刺客,也不知从何时起,许多人家的儿子都从事了这个职业。今天刺杀他,明天刺杀我,仅仅也只是为了得到一点肉吃。  说起肉,我也不知道我多久没有吃肉了,自从上次他刺杀过一位公子之后,就再也没有吃过肉。每天除了鱼,还是鱼。  “回来了……”看见他的身影,我恢复了宁静。他的回来让我心安,因为他一回来,我和宝儿才像有了主心骨似的。  我看着他没精打采地将鱼网丢在墙角,又懒懒地坐到木桌旁。就上前掀开碗上的盖子,让他吃饭。宝儿看到他开始吃饭,也才大胆地吃起来。  “我们搬家吧!”  “哦……”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只知道他的决定我势必要遵守,因为如果我不遵守,他也会想尽办法让我遵守。  可是搬到哪里呢?往后又怎么生存呢?我不免担心了起来。  我没问,也不敢问,一切就是这样,我只好听从着他的安排,虽然我有太多的不明白。  我思虑着,不安地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他便收拾了他的东西离开了。我原想将一些必要的东西带上,他却大声地吼着我,将我和宝儿拉出了屋。还没有等我反对,一把火就把住了许多年头的茅屋点着了。  我心疼,这一切都是他辛辛苦苦建立的,也是我一点一滴装饰的。如今,却都化着了灰烬,这究竟是为哪般?  “这些坛坛罐罐还拿来做甚?我带你们去吴中,我要去做大官。”  听到他说要做大官,我喜出望外。也不知道他说的话是真的假的,反正就这么相信了。    二  到了吴中,我们在城外找到一个住处。虽然一切简陋,可是一想到他就要做大官了,我还是异常舒心的。  这几日,他不断地来往于吴中城里,去谋求着他的大官。虽然做大官与我无关,可我还是觉得欣慰,至少我能过上好日子,我的宝儿能吃上好饭,以后也能承袭他的爵位而做上大官。  到了吴中,连鱼汤都没得喝了。以前他打鱼的时候,好歹还能喝上一口温热的鱼汤,还能吃上一两条淡而无味的烂鱼。可是现在,只能靠我和宝儿在田野里采一些野草根做粥吃。一连好多天,我已经把附近能吃的草根树皮都采尽了。到近这些日子,就几乎只够一两个人吃了。  情况越来越不好,他却一点都不着急。我知道虽然吃不好,但他是一定要吃饱的,因为他若吃不饱,若是出去碰到了剑客,那就什么都完了。  日子虽然苦,可是我却真不愿意他有一个什么三长两短。因为他一完,我们这个家也就都完了。  “咚——”听到碗碰撞的声音,我连忙转过身去。我看到宝儿,将野草粥打翻了,就连忙跑了过去。责骂道:“你怎么改不了呢?说了要等你爹回来再吃,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呢?你就不能再等等吗?”  “娘,我饿……”宝儿叫着,然后哭了出来。  又是这一句话,我又何尝不饿呢?可是,不等到他回来,我又怎么可以开饭呢?他会打死我不可……  “你们娘俩在哭什么呢?”他突然出现在了门口,大声地喊道。  吓得我混身是汗,我连忙将碗里剩下的一点稀粥端到他的面前,说:“夫君,宝儿把我给你留的饭……”  他还没等我说完,就哈哈地大笑了起来:“这是你给我留的饭?”  我不知其意,只得不知所措地看着他。只见他一把推开了我手里的碗,然后大步走向木桌。  我心疼着我一天的工夫,才辛苦地做出这碗野菜粥。被宝儿洒去一半,又被他推攘着倒在了地上。我连忙躬身扑向菜碗,想到自己也还饿着,竟差一点哭了出来。  正当我欲哭无泪的时候,他从手里拖出一个包袱扔在了木桌上,笑着说道:“以后我们要天天吃肉了。”  看着木桌上那个黑麻包袱,我怀疑着,那是否真的就是肉。他看出了我的怀疑,连忙剥开了,举了起来:“看见了没有,这是肉,这还不是一般的肉——这是鹿肉!”  说完后,他撕下一块肉递到宝儿面前说:“来来来,宝儿,吃肉!”  “还是爹先吃!”宝儿似乎乖了许多,他推攘着。  “那爹就先吃了!”他逗着宝儿说。宝儿却难挨肚里的饥饿,伸出手抢过肉去,说道:“还是宝儿吃吧!”  “哈哈哈哈,好好好,宝儿先吃”宝儿看着他,接了过去。他又看着我,又撕下一块肉递向了我说:“你也吃吧!”  “夫君先请!”  “还是你吃吧!我已经吃过了……”听到他说他吃过了,我才畏怯着拿了过来。  肉可真香呀,比那野菜粥香了不知道多少倍,又比那淡而无味的鱼汤香了不知道多少。闻着肉香,我的口水将干涸的嘴唇都湿润了。  “今天,我到了天下英雄会上,初试锋芒。受了伍大人的邀请,要进见大王,以后就要做官了。”我一边慢慢地嚼着肉,一边听着他讲述着他的得意。他的得意,就是我的得意。这是我一直怀疑而又不敢说的事。  “今天,那个独眼鬼气势凶猛,在英雄会上独占鳌头,眼看着就要被伍大人封为吴国勇士。我连忙冲上了前,大声地说道:‘既然,你被称为天下勇士,无所畏惧,又怎么会被老虎把一只眼睛呢抓瞎?’哈哈哈……”。  他说着就笑了:“没想到,他就这样无话可说地离开了。哈哈哈……,我要离就要出人头地,扬名天下了!哈哈哈……”  我不懂他说的话,不过我看到他开心,我也就开心了,我只知道他已经许久没有这么开心了。其实我也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不是因为他能做大官,而是因为我和宝儿从此以后,就有肉吃了。  对于我们这种贱民来说,吃肉是天大的奢望,我们能吃上麦粟粥,就已经很是不错的了。如此要吃上肉了,就好像是上辈子修来的福一般。  还记得一个术士对我说过:姑娘此生必是大富大贵的人。那时的我笑了笑,想到:想我一个卑婢,又怎么会大富大贵呢?  没想到,还让那个游方术士说准了,我的富贵就要到来了。    三  我高兴地吃完肉,他就让我带着宝儿到后屋去睡觉了。我想着开心的事,带着宝儿就走进后屋里去了。  宝儿睡下后,我就一直等着他,等着将内心的欣喜告诉他,让他知道我开心,让他知道我对他的感激……  “来都来了,为何不进门来呢?”听到他的声音,我连忙警觉了起来,我不知道他是在和谁说话,反正不是和我在说话。因为这时夜已深,天已暗。  从屋外响起了脚步声,这脚步声直走到外屋的木桌旁。  “哼……”这还是要离的声音,只听他说道:“在伍大人的天下英雄会上,当不成壮士,就想在我这里讨一个美名吗?滚——”  “士可杀,不可辱。我本名震一方,却让你在英雄会上辱没了我的名声,你让我颜面何存?”  “那你想怎样?”  “杀了你,再一吐我心中的恶气!”  “你以为杀了我,你就可以继续做壮士吗?”  “休听你言!”那壮士说完,似乎就举起了匕首。随着,就是屋外的一番争斗声。我担心着他,正想出去看看,却又听道:  “你不敢在大庭广众面前反驳我,却在夜深人静之后,潜入我家刺杀我。是你怯惧于我!倘若如此胆怯之事传扬出去,你那壮士的美名又何在?”  “胡说!”  “好,即使你杀了我。”真不知要离哪里来的胆量,竟然悠闲地说道:“你又如何向伍大人交待?”  “伍大人?”  “是啊!伍大人早知你如何胆怯,就早有安排,早已等候你多时了!哈哈哈……”他说完又是一阵大笑。  “啊……”那人似乎胆怯了,他后退了两步,将匕首横向了脖子。  听到他的喊声,我吓住了,不知道要怎么做。宝儿被惊醒了,他摸索着黑,坐了起来。我连忙安抚着说:“宝儿乖,没事的,你爹在外面练剑。”  宝儿听了话,又躺着睡下了。只有我,畏惧着胆颤心惊地摸着黑走出屋去。  黑暗中,我看到了那个壮士的身躯,他就那样躺着,吐着气。  “夫君。”  “没事,去睡吧!我来处理这些。”    四  第二天,我起床的时候,外屋果然被打扫得干干净净,连一点血渍都没有。  我没有看到他,我猜想他一定是处理完那位壮士的尸体,就去做官去了,因为男人们的事我不懂。我只管照顾好自己和宝儿就可以了。  我原以为他出去后,就会很快回来。可是一连几天,我连他的影子都没有看到。眼看着他带回来的肉就要吃完,我就不得不慌了起来。我寻着他说的伍大人的名字,找到了伍大人的府上。  来到府前,向兵大哥说明了来意,兵大哥就进去通报了。  等了一段时间,不见要离,也不见有人出来,我便着了急。可是,我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好这样耐心地等下去。  能怎么样呢?伍大人是什么人,是我们吴国的大夫,是进出王宫的大人。而我们这样的贱民,在他们的眼里根本不值什么,所以除了等,我还能做什么?  好在那个兵士回来了,他跑到我的面前说道:“伍大人还在王宫,没有回来。”  “谢谢兵大哥!”听到消息,我的心失落了,但我还是施礼回道。  回来后,我就想着,如果他再不回来,我和宝儿又该怎么办呢?难道又重新去挖野菜吗?实在不行,也只好这样了。  于是,我又收拾着挖野菜的工具,打算第二天就去挖野菜。  这天晚上,我和宝儿早早就睡下了。不睡觉又干什么呢?睡觉还能省一点体力,至少能让我少挖一点野菜。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听到了脚步声。我以为是要离回来了。可是一听脚步声,却是一大片的脚步声。就又想着,这一定是他做了大官,回来接我了。  当我想起身的时候,门开了。那木条编制的门,我都能推开,兵士们根本不用费劲就轻轻地推开了。可是门却不是轻轻推开的,门仿佛受了强烈的撞击,突然一下就被撞开了。  “如果是他回来了,怎么会这粗鲁地撞门呢?”我想到。兵士们已经冲进了我的住处。他们还没等我说话,就抓起了我,又抓起了宝儿。 共 675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龟头炎
昆明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特发性癫痫治疗指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