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含金量(小说)

2019-09-14 07:54:42 来源: 威海信息港

摘要:王老板走到窗口,见金明还在马路上慢悠悠地走着,望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王老板的嘴角露出一丝令人难以察觉的冷笑:“哼!都说你是足金的,我看你呀,含金量根本不足。” 一份电脑打印的年终工作总结,平整地放在了S市商检局玩具检验处处长金明的案前,金明一上班便拿起它默默地看了起来。仅看了几页他便皱起了眉,等全部看完,他那削瘦的脸庞微微泛起了怒色。他摘下老花镜,拿起了电话:
“喂,小裘吗?请你到我这儿来一次。”
片刻,一位身着灰色制服,长得挺精神的小伙子匆忙推门而进,朝金明腼腆地笑了一笑:“处长,您有什么事?”
“来,你看看,你这份总结怎么写的?根本就没抓着重点写,像报流水账……亏你还是个高材生。”金明满脸不悦地把稿子退给他。
小裘不知所云地翻看着稿子,神色略显紧张。
“我早就关照过你,年度总结要有含金量,不能马虎。可你呢?该写的没写,不该写的却说了一大堆,啰里啰嗦。这样的总结交到局里岂不被人笑话?”金明面露愠色,不满地反剪着手站在窗前。
小裘看着稿子,白净的脸泛起了红晕,他战战兢兢地说:“处长,要不我拿回去重新写?明天一定交来,保证让你满意……”
“好吧!一定要认认真真地写,不要胡乱涂鸦。”金明口气缓和了一些,却又指着满墙的奖状和锦旗,对小裘说:“我们一定要对得起这些荣誉……”
小裘狼狈地拿起稿子怏怏地走了。
不一会儿,又有人敲门。
“请进。”金明啜了口茶,头也不抬地说。
门推开,一位女职员捧着一大束鲜花笑盈盈地说:“处长,有人给您送花来了。”
“啥,给我送花?”金明看着鲜花有些莫明其妙:“我一个老头子有啥好送的?我又没有啥喜事。谁送的?人呢?”
“我也不知道,是门卫让我交给您的。”
“好吧,那谢谢你了!”金明虽然有些纳闷,但还是高兴地接过了鲜花。
办公室仅剩他一人。金明坐在宽大的皮椅上,独自欣赏起鲜花来。他虽然不太懂花,但多少也能叫出一些花名来:百合、康乃馨、马蹄莲……看着花,闻着花的香味,不经意间他蓦然瞥见花束深处,隐隐约约地插着一件东西,他小心翼翼地拨开花丛取出一看,原来是一个小礼盒,打开一看,里面竟躺着一块亮晶晶的金条。这金条铸作得相当精美,龙凤花纹镶四周,“寿”字凸居中间,背面镌刻着“龙凤王200克”的字样,浑身金灿灿的。他感到有些意外,下意识地朝四周看了看,赶紧把它塞进抽屉里。
这时,桌上的电话铃响了,他拿起电话筒,里面传出一个男人浑浊的声音:“金处长吗?我是老王啊,我让快递送的鲜花,您可收到啦?”
“王老板,你怎么会想起给我送鲜花的?这里面还有一件值钱的玩艺……”他皱着眉问。
“哈,小意思,金处长,您忘了?今天可是您58岁生日,作为老朋友我向您表示一点祝贺……”
“哦,是吗?那鲜花我收下,东西得退给你。”金明客气地说。
“别,那东西是镀金的工艺品,不值几个钱,就是讨个口彩,图个吉利。”王老板嘻嘻哈哈地说。
一听说这金条是镀金的,金明不再坚持,因为他知道这玩艺,市场上顶多值两百来块钱,算不了什么,于是他客套了几句后便撂下了电话。
下午,金明外出开会,车路过一家金店,他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他让司机将车停在路边,兀自进了这家金店。在拐弯的一处柜台,金明看见玻璃柜里赫然躺着几块金条,其中有一块竟和王老板送的那块一模一样,霎时,他心情变得复杂起来。
“妈的,这个王老板耍我,明天非找他算账不可。”他恼怒地想着。
晚上临睡前,金明又不放心地拿出这块问题金条,戴起老花镜在灯下仔细端详。看了好一会儿,他心里犯起了狐疑:这金条的光泽似乎和金店里的那块不一样,中间那个寿字好像大了一点,难道真是假的?……他心里折腾了半宿没睡好觉,昏昏沉沉地想睡时,头脑里蓦然闪出一个人来:小裘!他母亲不是在某金店当经理吗?让他母亲帮忙检测一下不就万事大吉了?如果确定是真金的,就退给那姓王的,如果确定是镀金的,那就算了。想到此,金明这才放下心来,安然入睡。
第二天上班,还没等金明拿起电话通知小裘,小裘却拿着一迭稿子推门而进。
“处长,我已经重写了一遍,您看行不行?”小裘小心翼翼地将稿子放在桌上。
金明没看稿子,而是捧着茶杯看了看小裘,刻板的脸上露出少有的微笑:“小裘,昨晚没睡好吧?唉!昨天是我态度不好,你别往心里去。”
“不,处长,都是我不好,惹您生气,往后还请您多多关照。”小裘受宠若惊地说。
“嗯,你妈妈现在还在吉利金店当经理吗?”金明委婉地问。
“是,处长,您有事找她?”小裘怯生生地说。
“我想麻烦你母亲,帮忙给检测一下一件东西,你看怎样?”金明笑咪咪地说,从包里取出问题金条,放在办公桌上:“这是我一位亲戚送给我母亲的,她老人家想知道它的含金量是多少。”
小裘看着问题金条稍稍迟疑了一下,但脸上很快堆起了笑容:“没问题,处长,小事一桩。我妈是这方面的专家,保证您满意。”
“是吗?那太好了,谢谢你了。”金明高兴地用报纸将金条包了起来。
仅仅过了两天,小裘就把这件事办妥了。这天下班,他趁没人注意时,来到了处长办公室,在送还给金明那块金条的同时,他并附上了一份权威的鉴定书。金明仔细地看了一遍鉴定书,满意地拍了一下小裘的肩膀:“唔,多谢你了,也谢谢你妈妈,让她费心了。”
“没关系,这是应该的。”小裘腼腆一笑。
小裘刚走没多久,金明一个电话,便把王老板请来了。
“王老板,多谢你的好意,鲜花我收下了,这玩意我不能收,只好退给你。”金明开门见山,严肃地将金条放在了王老板的面前。
王老板一脸的尴尬,结结巴巴地道:“金,金处长,你听我解释,这,这东西真的不值几个钱,你干嘛这么顶真?”
“我没空听你解释……”金明不客气地回答,他执意将金条塞入王老板的口袋里后,将他推出门外,“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王老板呆若木鸡地在门外站着,半晌摸不着头脑。
时隔大半年,从上面传来金明被局里推荐为市劳模的好消息,全处上下都为之振奋。金明也抑不住内心的喜悦,一改平时冷若冰霜的脸色,对手下员工变得和蔼可亲起来。从不喜欢娱乐的他,周末这天,竟然破例邀请几位员工,下班后在职工活动室唱起了卡拉OK。金明和员工互动着,忘乎所以地唱着,显得很兴奋。他浑然不知,小裘这时候却闷声不响地走了进来,躲在角落里,正瞪着眼睛在看着他唱歌。小裘朝舞台上的金明,嘴角不停蠕动着蔑视的嘲笑:
“老东西,这么破的嗓子,还在炫耀?真他妈的恬不知耻……”
几曲终了,金明想喝口茶,于是从舞台上下来,回到了座位前。还未落座,小裘却匆匆走来双手拦住了他:
“金处长,我找你有点事。”
金明见他脸色不太好,心里有些疑惑,便撂下话筒,将小裘带回自己的办公室。
“啥事?小裘。”金明往皮椅上一坐,漫不经心地问。
“我想讨回我给你的那块金条。”小裘镇定自若地说。
“什么?你什么时候送我金条了?你不要胡说。”金明心里着实吃了一惊。
“我不会胡说,我心里明白得很!”小裘瞥视了金明一眼,冷冷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金条放在桌上:“就是和这一模一样的金条。当然这是假的,我送给你的那金条却是真货。”
金明拿起金条看了看,又不解地看着小裘,觉得莫名其妙,一头雾水。
“好吧!真人不说假话,当初你索要金条就明说,不要用假的来暗示我。什么测试含金量?全都是借口……当然,我想你拿了好处会对我有所照顾,可你倒好,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我非但没得到你的照顾,反而处处受你的气……”小裘愤愤地说。
金明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心情变得复杂起来,紧锁着眉想了一会儿,慢吞吞地说:“小裘,你说我用假金条暗示你,你看我是这种人吗?如果我心术不正还会有今天?还会让你受委屈?所以,这可能是你对我的误解。我看这样,如果确有此事,我保证明天一定将真的金条还你,你看如何?”
“好吧!金处长,我已经给了你很大面子,这事如果传出去,对你这个市劳模恐怕不会有什么光彩吧!喏,这是我的辞职报告。”小裘从口袋掏出一张纸往桌上一拍,抬脚便走,头也没回。
金明呆呆地望着桌上的金条,楞了好一阵才缓过神来,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将东西往皮包里一放,抓起皮包就往走。为了遮人耳目,他竟然没坐自己的小车,而是走到外面,兀自叫了一辆出租车,急匆匆地朝王老板家赶去。
“原来您为这事来的?哈哈,金处长这就要怪您了,如果当初您收下我给的那块镀金的玩意,恐怕就不会有这些麻烦,现在可好,假的当成真的,真的当成假的了。”王老板一边泡着茶,一边假惺惺地埋怨着。
“那,你那块真金的东西还在吗?”金明小心翼翼地问。
“还在什么哟?我以为还是我那块呢!早就给我那小孙子玩丢了。”王老板埋怨道:“早知道这样,说什么也不会给我孙子玩,那金条价值好几万呢!”
金明闻之额头顿时冒起了汗,说话也有些结巴了:“那,那怎么办?明天我要把金条还,还给人家。”
“我看这样,金处长!这件事我也有责任,我拿钱赔您。”王老板动作敏捷地打开保险箱,从里面取出厚厚的几叠钱递给金明。
金明没敢接,他双手推挡着,内心却在挣扎:“不,这事是我没处理好,是我的责任,我怎能要你的钱呢?……”
王老板急了,他将钱硬塞进金明的包里,金明把钱掏出来,又被他塞回包里。
“好啦!金处长,还客气什么?这点钱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可让您拿这笔钱出来,就有些困难了,再说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嘛!”
金明犹豫地看了看王老板,沉思了片刻,说:“那就算我借你的,以后肯定还你。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公归公,私归私,你可不能以此来找我的麻烦。”
“瞧您说的,我王某可不是这种人。”王老板笑嘻嘻地回答。
金明满意而去。王老板将金明送出门口,看着金明离去,他眼珠子一转想起了什么,急忙回家在孙子的玩具箱里倒腾起来,不一会儿,就翻出一件金灿灿的东西。他把真金条放在明处看了又看,又拿在手心里颠了两下,洋洋得意地咧开了大嘴:“哈哈,狸猫换太子,弄假成真,真是一举两得……”
王老板走到窗口,见金明还在马路上慢悠悠地走着,望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王老板的嘴角露出一丝令人难以察觉的冷笑:“哼!都说你是足金的,我看你呀,含金量根本不足。”
说着,他举起一只手,作射击状,慢慢地瞄准了金明的背影。

共 92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篇上乘之作,小说《含金量》名副其实有很高的含金量,文章构建严谨,故事一波三折,情感波澜不惊,人物心态刻画细腻入微,文章思想内涵丰富。作者笔力功底深厚,是我至今阅读过的精美小说之一。为此,我我无需太多的文字来点评,我用一个字“妙!”;两个字“推荐!”很有幸为您编辑,也希望月光爱好写短篇小说的文友们好好研读此文。【编辑:黄土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0 250018】
1 楼 文友: 2015-0 -24 09:5 :44 这是一篇上乘之作,感谢江南小溪的赐稿,认识您很高兴,月光欢迎您! 文化苦旅,苦乐兼容。人品如竹,如竹文风。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 -24 1 : 5:57 谢谢黄土地老师的辛苦编辑与厚爱,初来乍到,请多多包涵。另,这文章里有错别字,现仔细看了一下,其中: 妈的...找你算帐 的帐,应该是 账 , 好象 ,应该是 好像 。如果编辑能纠正的话,请帮忙给予纠正一下,谢谢! 罗嗦 的 罗 应该有口字旁,但五笔里打不出,只能作罢。
2 楼 文友: 2015-0 -24 09:54: 6 短篇小说就应该这么写,希望月光爱好写小说的文友们好好研读此文! 文化苦旅,苦乐兼容。人品如竹,如竹文风。
 楼 文友: 2015-0 -24 09:56:44 江山是个好地方,月光由您更精彩! 文化苦旅,苦乐兼容。人品如竹,如竹文风。
4 楼 文友: 2015-0 -24 15:26:05 故事情节安排巧妙,让人的心悬在空中,欲探究竟,厚确实为上乘之作!
5 楼 文友: 2015-0 -24 15: 8:44 米米修改了几个错别字,如果有需要修改的地方,请及时联系我。扣号16140 9928
回复5 楼 文友: 2015-0 -24 16:07: 6 多谢一米阳光社长的光临指导,谢谢对文中错别字的纠正。如方便的话,还有一处地方没纠正: 妈的,这个王老板耍我,明天非找他算帐不可。 中的 帐 ,应该是 账 。
回复6 楼 文友: 2015-0 -25 19:15:45 谢谢一米阳光社长的鼓励。
回复7 楼 文友: 2015-0 -25 19:16:50 谢谢吉祥兄的光临与鼓励。
8 楼 文友: 2015-0 -26 09:06:27 王老板的嘴角露出一丝令人难以察觉的冷笑: 哼!都说你是足金的,我看你呀,含金量根本不足。 说着,他举起一只手,作射击状,慢慢地瞄准了金明的背影。欣赏佳作。问好学习!
回复8 楼 文友: 2015-0 -29 1 :58: 6 谢谢潮仙老师的厚爱。小儿咽喉肿痛
晚上为何夜尿多
胸痹的病变部位主要在
孩子消化不良怎么办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