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宋江害的惨的头领

2019-06-20 15:38:57 来源: 威海信息港

梁山一百单八将,号称替天行道除暴安良,表面上仗义疏财拔刀相助,其实则不然,有不少包藏祸心的人。有些人因为不愿意入伙,一家人被借刀杀人,残忍至极。也有的人因为不愿意入伙,自己身带的小衙内被劈成两半,走投无路之下投靠了梁山。有些人因为不情愿入伙,被逼的家破人亡家财散尽。如今说的这个人,因为不愿意入伙,被宋江吴用等人算计,妻子出轨,自己被害,差一点受尽屈辱致死,此人是谁,就是梁山后来的副寨主,大名鼎鼎的卢俊义,

这个卢俊义可不简单,他在江湖上有一号,时称河北三绝。双目有神,身高九尺,威风凛凛,仪表如天神。他性情和蔼,慷慨仗义。他的武艺不凡,一条棍棒使得出神入化,天下无双。可惜这样举世无双堪称国士却有些傻冒,中了宋江的圈套。宋江想要在梁山为尊,可惜晁大哥临死有话,谁捉住射死自己的凶手,谁便是梁山之主。放眼梁山,能够捉住史文恭的比比皆是,林冲、刘唐、关胜、秦明等人,宋江害怕,便找了一个替死鬼,这人便是卢俊义,有了卢俊义,大家再也不把宋江当作竞争对手,开始了一致对外。卢俊义被害的好惨:

其一,恩爱妻子被逼的红杏出墙:卢俊义的老婆和李固本没有奸情,书中都说卢俊义夫妻琴瑟和谐 。等到卢俊义去了梁山后,贾氏已经没有人可依靠,还随时可能被连累为梁山强盗的家眷。在这种情况下,贾氏和卢俊义划清界限已经是迫不得已。

其二,自己九死一生:张孔目厅上禀说道:“这个顽皮赖骨,不打如何肯招?”梁中书道:“说的是!”喝叫一声:“打!”左右公人把卢俊义捆翻在地,不由分说,打的皮开肉绽,鲜血迸流,昏晕去了三四次。卢俊义打熬不过,仰天叹曰:“是我命中合当横死,我今屈招了罢。”虽然是李固想弄死卢俊义,图谋自立,但是如果吴用让人上下使钱的话,哪里会有卢俊义的皮肉之苦?吴用号称智多星,自然希望卢俊义多受罪,好在宋江手下安安稳稳做一名听话的良民!

其三,被小人欺辱,差一点含冤而死。卢俊义只得带着枷来到厨下,问小二哥讨了个草柴,缚做一块,来灶前烧火。小二哥替他淘米做饭,洗刷碗盏。卢俊义是财主出身,这般事却不会做。草柴火把又湿,又烧不着,一齐灭了。甫能尽力一吹,被灰眯了眼睛。董超又喃喃讷讷地骂。做得饭熟,两个都盛去了,卢俊义并不敢讨吃。两个自吃了一回,剩下些残汤冷饭,与卢俊义吃了。薛霸又不住声骂了一回。吃了晚饭,又叫卢俊义去烧脚汤。等得汤滚,卢俊义方敢去房里坐地。两个自洗了脚,掇一盆百煎滚汤,赚卢俊义洗脚。方才脱得草鞋,被薛霸扯两条腿纳在滚汤里,大痛难禁。薛霸道:“老爷伏侍你,颠倒做嘴脸!”两个公人自去炕上睡了,把一条铁索,将卢员外锁在房门背后,声唤到四更,两个公人起来,叫小二哥做饭。自吃饱了,收拾包裹要行。卢俊义看脚时,都是潦浆泡,点地不得。当日秋雨纷纷,路上又滑。卢俊义一步一,薛霸拿起水火棍,拦腰便打,董超假意去劝,一路上埋冤叫苦。每次都到此处,都对卢俊义叹息一声:玉麒麟,好苦的命哟!

其四,差一点遇害,无力挣扎:两个公人带入林子来,正是东方渐明,未有人行。薛霸道:“我两个起得早了,好生困倦,欲要就林子里睡一睡,只怕你走了。”卢俊义道:“小人插翅也飞不去。”薛霸道:“莫要着你道儿,且等老爷缚一缚。”腰间解下麻索来,兜住卢俊义肚皮,去那松树上只一勒,反拽过脚来,绑在树上。薛霸对董超道:“大哥,你去林子外立着,若有人来撞着,咳嗽为号。”董超道:“兄弟,放手快些个。”薛霸道:“你放心去看着外面。”说罢,拿起水火棍,看着卢员外道:“你休怪我两个。你家主管李固,教我们路上结果你。便到沙门岛,也是死,不如及早打发了你!阴司地府,不要怨我们。明年今日,是你周年。”如果不是浪子燕青的及时赶到,天下玉麒麟真的会死呀!

到后来卢俊义上了梁山,剐了李固和贾太太。自然唯宋江马首是瞻。虽然贵为二把手,谁都知道,卢俊义就是个摆设,要兵没兵,要将没将,想要给宋江玩政治,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李逵说:“哥哥若让别人做山寨之主,我便杀将起来。”武松说:“哥哥只管让来让去,让得弟兄们心肠冷了。”卢俊义不是傻子,虽然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还要极力拍宋江的马屁,否则活命都成问题,你给强盗讲道理,岂不是白搭?

本文作者:李治亚文史博客(今日头条)Tags:卢俊义 宋江 吴用 李固 秦明

贵州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江苏医院治牛皮癣
盐城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