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王绝宠闲散懒妃

2019-06-24 22:35:40 来源: 威海信息港

莫语眉间带愁的和皇后一起商量了关于侍卫家属安抚的事情,才慢悠悠的回到座位上。〝杂∞志∞虫〝不少人已经入座,莫语默默数了数,就剩下四人还没到场,今天重点关注的两位就在其中。拿起青裳放在手边的茶杯,抿了抿,静静的等待着主角的到来。很快,不远处就传来一阵骚动。一个衣着明艳华丽,娇容张扬的女子步姿婀娜,趾高气扬地大步走入殿前,那一身具有异国风情的服装彰显了对方的身份,正是东阑来访的瑶舞公主。对方例常的行礼,却让莫语眯了一下眼睛,转瞬即逝。不过莫语没想到的是,人还没到齐,对方就找上来了,看着冬琴扬高了下巴,轻蔑的扫视过来。莫语就知道今日这平静的时光就结束了,果不其然,下一刻,对方尖酸刻薄的话语传来:“这就是闲王妃么?看上去弱不禁风的身子,倒是和那位一身铁甲戎装,一举打破我国万千兵马的闲王极不相称呢?”“公主说笑了,所谓相配不相配,终归不是以这一身皮囊决定的。若是有公主这般的美貌,也就不必日日苦学为人妻之道了。”莫语不慌不忙的对上了瑶舞。“你居然欺辱与我,讽刺我空有美貌?倒是好胆。”瑶舞愣了一下,随即双手叉腰,怒目而视。“公主误会了。本王妃不过是羡慕您的美貌,何来欺辱一说。这话严重了。”莫语神定气闲,还饶有余力地捏捏手帕。“有没有误会你自己心里清楚,既然你看不起本公主,我们便来比一比,如何?”瑶舞紧紧的把着这一点不愿意放手,语气傲慢,也不管莫语的脸色,兀自回头向皇后一拱手:“望皇后娘娘成全。”“这个······闲王妃,你怎么说?”皇后犹豫不定的看向莫语,装作试探的问道,可是眼睛里一闪而逝的深意仍是被莫语捕捉到。说的像是要看我的说法,摆出一副不强人所难的模样,实际上我一点选择都没有,若是今日不能赢得漂亮,那么闲王妃无才无德,狂妄自大的名声顾及就要满天飞了,说不定还要扣上一个不顾邦交,失仪与东阑的帽子。莫语一边在心里默默的吐槽,一边状似不愿的开口:“儿臣终归是为人妻了,如此贸贸然的与瑶舞公主比试,想来有碍公平。”“你们傲穹就是多规矩。啰啰嗦嗦的,比不比就一句话的事。你我年纪一般无二,还分什么人妻不人妻的。一局定胜负,本公主若是输了,从此再不找你麻烦。”瑶舞不耐烦地打断了莫语的话,双眼冒火盯着莫语,一副决不罢休的姿态。“那本王妃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公主想比什么?”莫语得到自己想要的承诺,在众目睽睽应下这一局。“我不占你便宜。你们傲穹的世家女子不都会那么几件乐雅之物吗?你选择一个弹奏一曲,合上我的舞姿,胜负自见分晓。”瑶舞大手一挥,似乎胸有成竹。“东阑国的舞蹈啊!久闻了。那本王妃便轻奏一曲,就当为这宴会添添情趣。母后,儿臣可否要向母后讨一把琴。”莫语施施然起身,笑盈盈的看向皇后。皇后哪有不应的,当即就对贴身的管事嬷嬷说道:“去,把我库中那把浮云焦尾拿来。”莫语眼睛一亮,居然是“浮云”,这场比赛来的好呀,心中已经寻思起来怎么才能把那把天下第三的焦尾琴拿到手了。果不其然,嬷嬷拿出来的,就是那把流云纹琴头,红木为琴身,白蚕丝为弦的浮云焦尾。莫语净了净手,对着瑶舞公主行了一个邀请礼:“公主请。”瑶舞坦然的受了这一礼,像只骄傲的孔雀一般立在了大殿的正中央,不吭一声翩翩起舞。一身绯色舞衣,头插雀翎,足上套着银钏儿,一跃一跳,一动一静。她全身的关节灵活得如一条蛇,自由快速地扭动,舞姿变化多端,姿态一如本人一边张扬而华丽。莫语没有弹奏众人皆知的名曲,而是奏起了一首华丽欢快的小调,轻松地接上了对方的舞步。谁知不稍一刻,随着对方一个转身,一个挑衅的眼神,对方的舞蹈就发生了急剧的变化,转入了柔美而舒缓。莫语指间轻轻一动,一首阳春白雪从指尖溢出,在对方的惊愕中和上了对方的舞步。然后在轻挑指尖,完美将一些欢快的小节插入了阳春白雪中,逼迫着瑶琴跟着自己的步调走。一曲终,在瑶舞的不甘和气愤中,莫语微笑退场。然后接下来的宴会,轻轻略过对方阴阳怪气的语言,默默躲开对方的肢体接触。时不时的抓住机会和刘缘搭上几句话,聊聊东方州。看着瑶舞投来越来越多的注目,和逐渐气红了的眼,突然转向刘缘的目光。莫语知道,要是顺利,今日说不定还能看上一场好戏。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承德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六安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太原治癫痫医院哪好
本文标签: